Skip to Content

Reviews & Articles


歷史被遺忘的恐懼
Oscar Hing-kay HO
at 10:32am on 21st December 2020


 

圖片說明 :

1. 弗特威爾遜 (Fred Wilson) 的裝置, 《從博物館採礦》(Mining the Museum),1992年。
2. 《格物:反修例運動文物展》展品之一
3. 《中大保衛戰》展覽一角
網上圖片


(This article titled ‘Fear of the history being forgotten’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.)


香港人一向對博物館無乜興趣,參觀博物館絕非一般人的慣常活動。前陣子歷史博物館忽現罕見參觀長龍,為的是要一睹行將關閉然後重整嘅「香港故事」展覽部份。其實現有「香港故事」展覽已相當避重就輕,市民仍急急腳去睇最後一面,反映港人恐懼自己歷史被刪改,趕去瞻仰遺容,顯示對特區政府已信心全失。歷史演繹只會變成表述忠誠和洗腦的工具,修整後的歷史相信只會進一步更政治正確。

當歷史文化嘅演繹全歸政府管轄,其角度和內容定直接為政府支配。民主國家一直對政府直接營運文化機構存戒心,美國大部份博物館收入主要來自私人及機構捐獻,就是不信任政府參與。歐洲博物館即使獲較多政府資助,其運作卻相當獨立。反觀當日一再強調非官方運作嘅西九文化區,不單董事局為政府委任,依家乾脆搵個康文署高官擔任總監。至於西九故宮博物館,早已內定康文署前官員負責。

博物館選擇性敘述歷史,在西方博物館也常見,只不過人家尚有胸襟容許、甚至邀請另類甚至顛覆性演繹。1992年藝術家弗特威爾遜 (Fred Wilson) 應邀於美國馬里蘭歷史及文化中心策劃一名為《從博物館採礦》(Mining the Museum) 展覽,重組中心收藏的一批美國歷史藏品,當中有精美古物如銀器家具,反映當時深受歐洲影響嘅精緻工藝設計和優雅生活。但威爾遜重新安排展品,在優雅白人家庭器皿中,放上扣押黑奴的枷鎖。安排雖然掃興,卻述說了博物館所反述歷史的虛假一面。歷史現實是,在這優雅漂亮生活背後,是不公義沒人性嘅奴隸制度,只是博物館的歷史解説,只談優美秀麗生活,遮掩殘酷的奴隸剝削和奴役依個現實。政府越見極權,民間越有必要保留另一面歷史的演繹。

十月香港大學學生會《格物:反修例運動文物展》,製造一恬靜空間,重構反送中運動一頁悲壯歷史。展覽並不跟隨傳統歷史展覽以時序來勾劃的模式,而是以收集來與運動相關的小物件砌成,透過零碎小東西的拼貼出、帶出一個又一個小故事大歷史,謙卑細小地投射出一場浩瀚感人的運動。簡單如用作香爐來拜祭周梓樂的膠樽,樽前放上「良知」二字,放在無裝飾的雪白小展箱內,靜寂卻散發無邊震撼力。這類歷史標誌,當然不會出現官方博物館內。反觀歷史博物館,驟看相當多姿吸引,但展覽其實主要是一個又一個虛擬搭建的舞台擺設,歷史物只是惹人開心的舞台點綴,更不見挑動反思的野心。《格物》節約、無修飾卻亮麗(其實它的擺設以至燈光效果雖然簡單但出奇的專業)嘅展覽模式,充滿毋須塗脂抹粉、只想觀眾直看歷史便可的信心。

另一展覽,現正在中大展出嘅《中大保衛戰》展覽,聚焦警察襲擊中大這粗暴歷史。展覽模式相對而言粗糙,展品只是擺放在地下,旁邊幾塊貼滿彩紙留言的壁佈板連儂牆,相片用衣夾掛在繩上展出,當然不合博物館規格。好處是靈活性大,隨時搬到什麼地方都可以,要的不是寧靜的思維空間,而是重組身在運動之中的感覺。展覽另一邊有述說歷史的一面,配合展覽原意,因此必要按次序交待事件,遂以圖文並載的企理展板展出,在歷史被扭曲或乾脆被刪除的年代,從學生的角度敍述。展覽入口掛上黑布白字大標語,不是展覽名稱,而是寫上「SAVE 12」。因為這不單是個歷史展覽,還是持續運動的一部份,那街頭文宣式的錯亂擺設,令展覽有仍在繼續示威的感覺。博物館那雪白企理展覽形式,不是唯一標準,形式取決於策展動機、內容和觀眾對象。

港大的展覽設立純粹的靜寂空間,俾觀眾聚焦個別物件,引伸歷史重塑和反思。中大的展覽,在中大現場本身展出,沒花巧修飾,不單帶出歷史,而且充滿動感的持續伸延運動(校方現在對展覽嘅強烈反應,當然是個大轉軚而唔係伸延),置身展覽猶如仍在參與運動之中,繼續回應當前事件。兩個展覽提供兩個迥異展示歷史方式,形式迥異但同時引導出各有焦點的另類歷史。當然,還有官方博物館迪士尼公園模式:小小歷史,大大擺設,多多修飾。各位觀眾喜歡歷史如何述說,悉隨尊便。


原文刊於《立場新聞》,2020年12月10日
This review was first published in Stand News, 10 December 2020



Search by Writer: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