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Reviews & Articles


邊緣化,多麼好!
Oscar Hing-kay HO
at 5:50pm on 11th November 2011


(This article entitled “It is too good to be marginalised!”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Chinese.)


中國國勢興盛,加上金融海嘯令歐美元氣大傷,中國獨領風騷,一股大國興起氣派,不單使西方瞠目,更令左鄰右里不安。數月前在台中演講,和台灣朋友談及當前香港和台灣均有一逼切共同議題,乃在中國大陸崛起的洶湧波濤中,如何為自已這些邊緣地區在文化上定位。要麼跳上前進號列車跟著大隊兒前衝,要麼關上門來我有我的天地。如果是後者,便要問問憑什麼自立門戶,兼可保持繼續戰鬥的生命力?

九月中香港《文化現場》雜誌舉辦以「消失中的香港:再戰江湖」為題的研討會,請來不少文化界顯赫人物,探討的正是這個問題。「消失中的香港」這題目,已顯示九七後香港人那日趨強烈的焦慮和危機感。

九七後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,但實際生活和文化經驗上的差距仍然巨大。在界定與大陸的關係上,如不是仍然抗拒,也至少是含糊不清、浮游不定。加上經濟呆滯、領導人欠視野魄力,倍令香港人迷惘不知所措。自已舉步為艱卻見中國大陸的速速崛起,中國當代藝術在國際藝壇備受觸目便是最鮮明例子。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當代藝術主要是透過香港帶進全世界,現在連這角色也大為褪減。政治上歸前香港曾是國際焦點,現在注意力都轉向大陸,香港已是無影無蹤。大陸文化企業活躍,到處都是機會的新形勢,搶走不少人才,流失情況嚴重,例如香港電影工作者紛紛北上尋發展,但因大陸的觀眾和法規迴異,香港電影的獨有風格逐漸被消磨,甚至整個類型的電影如「鬼片」全然消失。香港像是血液慢慢流失的逐步消磨,被邊緣化後接著是全然的消失。

研討會題目的另一半是「再戰江湖」,是主辦機構對這失落感的註腳:香港仍有能力再戰江湖。事實上香港有豐富文化資產和人才,研討會上多位講者均指出,如果香港消失,不是香港的文化褪色,也不是外來威脅,而是港人自我摧殘而已。

最近和一位應政府邀請來港進行研究的英國教授交談,她告訴我和高官開會,高官劈頭第一句便說香港是「文化沙漠」,我聽後怒火中燒,對該教授說:「你代我告訴這位高官,他無知、愚笨和目光如豆!」由早年的何劍士到李鐵夫,以至金庸、李小龍、王家衛、吳宇森、梅艷芳到麥嘜…,都代表著香港的豐富文化傳統,為何妄自菲薄?這自我形象低微,與殖民教育有關。殖民統治者不希望受統治者有強烈的自我文化意識。越是覺得自已淺薄,越崇拜統治者的文化,雖然殖民統治已不復存,但這不作探討即匆匆自我低偏的殖民心態,仍揮之不去。

除殖民地遺留下的隱影外,回歸後也有另一種壓力。中國人喜歡大團圓,因為宗族繁昌有賴相互緊密串連(當然也要有長次有序、理念統一的權威架構)。近年在香港不停聽到警告,如我們繼續不長進,香港將被邊緣化!宗族文化中最嚴峻的懲罰,莫過於被邊緣化。

但香港文化從來都是邊緣化,這也是其文化強項。香港兩大文化基石—買辦文化和難民文化—的形成,正因為香港是個位處中國邊陲的混亂文化。因為不是主流,沒有歷史和文化認同的包袱,也無臣服集體道德、統一思想的壓力。邊緣化是上天給香港的福蔭,它締造了自由奔放的文化。邊緣化是現代藝術的一個特色,現代藝術就是從邊緣裡走出來的。

你可以說香港人輕佻,但他們自由活潑,沒有也不相信權威;他們飄泊,但流動力強,多元靈活,沒有思想上的包袱;他們無根,對土地欠認同,卻可為保留一座歷史建築物(天星碼頭)而願意坐牢;他們不愛國,卻為四川地震落淚,或抓著些國家議題持久不放;他們沒文化,但文化上的影響遠及所有華人和非華人地區。

香港現在確是進入令人感迷惘的磨合期,但這樣多姿且古靈精怪的文化,只要稍整衣妝,定必能再戰江湖,又何懼外邊風起雲湧?


原文刊於《當代藝術新聞》2009年10月號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