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
Reviews & Articles


隱蔽的暴力
Oscar Hing-kay HO
at 6:57pm on 19th June 2015


(This article, originally written in Chinese, is a review of the photo exhibition ‘Our Treasure - 10 years later II’.)

音樂會說幾句粗口,惹來如全家被殺的強烈反應,寫文章被網上抨擊便哇哇叫的喊得呼天搶地,隨之而出是拉大隊義正詞嚴高唱「反暴力」。相對而言,警棍催淚彈以至拉埋暗角群毆,好像微不足道。那份虛偽,令人嘔心。撇開政治騷不談,如果真心關注暴力,不如轉過來處理我們每天都見到的持續街頭暴力。

股市興旺,全城亢奮,魚翅撈飯風光背後,每天街頭仍見七、八十歲老人,熱汗淋漓在車輛橫飛馬路上,拉扯重壓癈紙的木頭車,艱辛復危險,為的是那十元八塊。這,才是暴力,而且是不斷在眼前重覆的暴力!

朱門酒肉臭的社會,每天每處都在行使這暴力,慣常得令我們已了無反應。社會涼薄,又何止限於那些認為窮人收集癈紙會影響市容的冷血區議員?收集癈紙的也不限於老人家,中年和青少年也大不乏人。年輕的何千惠收集售賣癈紙幫補家計的感受,最能反映這份涼薄:「我用手推車將廢紙由屋企拉到深水埗,最難受是途人的目光,更有人取笑我是『垃圾婆』……」。這說話來自現正在深水埗展出的「寶貝.十年II」展覽。正當政治小白臉為雞毛蒜皮小事大肆宣揚「反暴力」,這展覽令我們一睹社會每天都在行使的暴力:貧窮。現時香港有25萬兒童生活在貧窮線下,是任何文明社會的恥辱。

社區組織協會過去近十年,不斷透過以攝影為主的藝術形式,展示貧困社群生活中種種掙扎,在不斷創新價的拍賣行藝術以外,重拾藝術的社會意義。策劃這類展覽當然是要揭露社會陰暗面,引起討論繼而行動。「展覽貧窮」的最大困難,是要展示貧窮滅絕人性一面,同時又要避免流於悲情,即使是最非人性的環境仍得保留貧窮者的尊嚴。不是要賺人眼淚,更不是展示貧窮真相滿足旁觀者的好奇。要爭取的是關注、清除賺肘和不公,要的是機會而不是憐憫。

「寶貝.十年II」展覽中的主角,是十年前協會曾找來拍照的16位來自貧困家庭的小孩,紀錄她/他們經歷十年在貧窮中掙扎後的變化。展覽中所見的改變令人振奮,孩子面對困境自強不息的毅力,加上家人的關愛,雖不是大幅轉變也逐步向好,令人相信只要給予人性的環境和足夠支援,這些孩童、家庭絕對有能力改變自己的狀況。展覽除展出親密的照片外,還包括孩子和家人說話,當中不乏感人故事,但也滲出陣陣那童年歲月不應有的悲傷,最令人動容的,是年輕人那緊咬牙根的努力,和家人的關懷支持,溫情、豁達和對理想的堅持。例如小女孩努力工作儲錢,飛去加拿大受訓做飛機師,好一個人窮志不窮的例子。

展覽溫馨感人,但有危險被錯誤閱讀,甚至以之為藉口,謂只要努力,貧窮者自能找到新機,社會無須參與太多。現實是自強還是不足夠,例如環境狹小惡劣,想靜心讀書也有困難,近年樓價飛漲,只會令環境情況更差劣。還有社會不公、歧視等,包括新移民、少數族裔因歧視而面對學業、工作以至心理上的困擾,對這些社群的發展形成巨大障礙,非單靠提供資金可解決。尖沙咀的中產少數族裔,投訴遭區議會在語言上的歧視;農曆新年中產可以街頭亂泊車,深水埗的區議員卻連草根階層想有幾天賣街頭小食賺點錢也不容,更進而連人家天未光在街頭賣舊物也要趕絕,可見我們建制的涼冷血薄。

無論政府如何吹噓關注貧窮現象,現實是貧窮仍然持續而且增加。貧窮不能簡單解釋為個人能力不逮或是懶惰,起步條件太差,確要經濟上的扶持,但絕不能以為窮人只想伸手拿恩恤金,這是徹頭徹尾的歧視。展覽中的孩童所顯示的,是即使生於貧窮困境中,同樣可有攀天志,不需要人家的憐憫,要的是公平、尊重、給予應有的權利和發展空間,只需輕扶一把,便是海闊天空。


原文刊於《蘋果日報》,2015年6月8日。

TOP